1993年的香港街頭,到處張貼著一張極其血腥的巨幅電影海報,

海報中的黃秋生面色猙獰,滿地鮮血還有幾籠蒸汽騰騰的叉燒包。

配上5個紅色大字「人肉叉燒包」,不禁令人浮想聯翩。

拜黃秋生所賜,那一年,

香港澳門的叉燒包立刻滯銷,生意一落千丈。

1994年,就在大家逐漸走出「叉燒包的陰影」時,

一份金像獎的影帝得獎名單,又勾起了大家心中的陰影。

回憶裡的黃秋生狠毒、貪婪、生性多疑,

 

和上台領獎時的謙遜模樣大相庭徑,

那一年,黃秋生32歲,收穫了自己人生中第一個金像影帝。

其實當時根本沒有人看好黃秋生

就像今年一樣。

前幾天,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落下帷幕,

周潤發和郭富城兩位影帝主演的燒腦鉅作

《無雙》成為當晚最大贏家,

接連斬下最佳影片、最佳導演、最佳編劇等七項大獎。

郭富城和周潤發在《無雙》中的炸裂演技,

時至今日依然令我記憶猶新,

用古天樂的話來說:

「一個演員靠演技騙足了觀眾兩個小時,你真的以為這麼容易嗎?」

就在大家打賭影帝殊榮會在周潤發和郭富城之間花落誰家時,

頒獎人古天樂卻喊出了「黃秋生」的名字。

今年黃秋生58歲,已近花甲之年,

這是他34年演藝生涯中拿到的第三個影帝獎杯,

 

距離上一次獲獎已經過了20年。

而這次助他登上巔峰擊敗周潤發、郭富城《無雙》、

吳鎮宇《逆流大叔》、姜皓文《翠絲》的,

不是禁片也不是名導鉅作,

竟是一部成本不過300萬港幣的劇情片——《淪落人》。

《淪落人》這部電影講述了了兩個淪落香港的最低層人的故事。

和以往的角色不同,這次黃秋生在片中飾演的是

一位自胸部以下都癱瘓的殘障人士,

 

雖然只能靠上半身演戲,但演技依舊細膩純熟。

故事以一位中年男子昌榮(黃秋生飾)

因意外受傷後妻離子散開始,

對人生絕望的他認為沒有什麼再值得期待的東西,

而自己也不值得擁有任何東西。

從那時起,昌榮邊靠保險賠償度日,

並需要每天讓人照顧:

飯需要人做、睡覺需要人翻身、

澡需要人洗、甚至連上廁所都不能自理。

可見照顧一個像這樣的「廢人」是何等易事,

活多錢少,導致昌榮身邊的傭人需要經常更換。

影片中的女主是一個因現實原因

逃到香港避難的菲律賓女學生,就這樣成為了昌榮的新傭人。

就這樣,兩個原本生活軌跡完全不同的兩個人,就此重疊在一起。

信任與鼓勵、施予與匯報,兩個純淨善良的靈魂,

為彼此的人生注入了希望的光芒。

可能很多人看完這個故事介紹

會想到之前的一部法國名作《觸不可及》,

但看完你會發現,雖然兩部影片在風格和思路上相近,

 

但《淪落人》更加港式化,與其說是模仿我覺得用致敬更加合適。

這要歸功於黃秋生精湛演技。

在一個採訪中,有人問導演為什麼要請黃秋生來演這樣一個「淪落人」,

她說:「因為大家對他的印象太過於標籤化,

一提到他就會想到黑幫大哥、浪子這種角色,

其實這麼多年過去了,他早就變了。」

其實,在我看來,黃秋生之所以能夠把昌榮這個角色演繹的惟妙惟俏,

是因為如今58歲的他從某種程度來說和昌榮有一個共通之處,就是「慘」

 

可能很少有人知道,這部電影的所有成本只有300萬港幣

還是政府贊助,黃秋生是分文未收的0片酬出演。

對於五年沒有收入,

如今靠借錢維持生計的黃秋生來說,無疑雪上加霜。

四歲被父親拋棄,曾被母親餵毒,

因嘴臭被香港TVB封殺,甚至連大陸人都不待見他。

照黃秋生的話來說:「我是一個不該存在的人」

所以黃秋生在《淪落人》中

表現出的失意和落寞,更像是他戲外的真實人生。

 

因為中英混血的原因,黃秋生年輕時外表俊秀,

22歲就被星探選中,參加亞洲電視藝員訓練班,

黎明、張家輝是他師弟。

從此開啟了他的演藝人生。

除了《人肉叉燒包》以外,

黃秋生在很多影片中都展現出了

自己演技精湛的一面,這也是他的輝煌時代。

《古惑仔》中和鄭伊健、陳小春等人瘋狂飆戲的大飛,

把一個有情有義的黑幫大哥演繹的惟妙惟俏。

在《頭文字D》中,飾演一個過氣的秋名山車神,

眼神中透露出的凌厲時刻在向眾人暗示自己曾經的輝煌。

這部電影也讓黃秋生拿下了第11屆香港電影金紫荊獎最佳男配角。

我個人最欣賞的還是黃秋生在《無間道》中的表現,

尤其是其中一個和梁朝偉對戲的鏡頭。

這是黃秋生飾演的黃sir墜樓前的最後鏡頭,

在分別之際黃秋生突然開口一聲「餵」,

梁朝偉下意識的回了句:「啊?」

接著黃秋生說了句:「沒什麼」。

這段台詞在原劇本中是沒有的,

是黃秋生臨時加上去的,而梁朝偉也是下意識回應。

後來在採訪中,黃秋生說當時入戲太深不自覺地就開口叫住了梁朝偉,

 

但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,這一個欲言又止的鏡頭

卻在之後成為了《無間道》的神來之筆。

在黃秋生的輝煌時代,身邊可謂是眾星雲集,

對戲的演員皆是鄭伊健、陳小春、陳冠希、

劉德華、曾志偉、梁朝偉等大腕。

如今那些曾與他對戲的人個個功成名就,名利雙收,

唯有他落得一身罵名不說,甚至連基本的生活都要靠借錢來維繫。

黃秋生在頒獎晚會後接受了港媒香港01的專訪,

被問及為何願意0片酬出演這部名不見經傳的「小電影」時。

他說:「我已經是被遺忘的了,

基本上不覺得自己是這個圈的一份子,當做自己已經退休,作別的工作。」

是的,黃秋生一點都沒有誇張。

早年,TVB曾頒布過一則「禁露令」,即女演員不能過分暴露。

黃秋生炮轟高層愚蠢,諷刺道:「以後拍空氣得了,不要拍什麼愛情戲。」

 

如今,黃秋生被港台和大陸封殺多年,

接不到戲,只能拍舞台劇,拍沒人願意拍的爛戲。

所以對他來說,能謀得一個上鏡的機會都稱得上是奢望,

哪怕0片酬又如何,能「過癮」就好了。

黃秋生恐怕是混的最慘的影帝,一個在夾縫中拍戲的影帝。

好在生活的窘迫和現實的困境並沒有動搖他對電影的熱愛與執著,

哪怕是一部名不見經傳的「小電影」,沒有片酬他也願意接拍,

他不想放過任何機會向世人證明他是一個演員,而如今能給他的機會也不多了。

以前他隨便選,現在是沒得選。

其實生活中,很多人都在扮演著「黃秋生」

都在用各種各樣的方式拼命的證明自己的存在和價值,

哪怕一直默默無聞,也夢想著有一天能夠出人頭地。

有人說,他們這是徒勞,

但在我看來人生最大的意義就在於:

無論地位,無論貧富,無論身體健全與否,我們都仍可做夢,仍可感動。

加油,每一個正在奮鬥中的人